117岁!河南这位老人把自己活成了一部中国近代 2019-07-12 00:14

  或许银发满头,脸上爬满岁月的痕迹,稍显浑浊的眼睛仿佛看透了世事;或许无法行走,要靠坐轮椅才能外出;或许耳朵听不大清,说话不太利索……

  来到老人家,刚一进门就能看到影壁上挂着两块匾额,一块是“道德模范”,另一块写着“郏县好人”,都是由郏县相关部门颁发的。老人住的农家院是豫中地区常见的,院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喜庆的红灯笼、中国结、福字早已挂好,年味十足。

  别看老人年岁大,但身体健康,思维清晰,眼不花,耳不聋,不仅如此,这位老人还有让人为之惊讶的技艺——不仅会写繁体字书法,还能把《三字经》《诗经》《论语》背得滚瓜烂熟。

  张学礼说,小时候上过私塾,不仅会背《三字经》《诗经》《论语》等,还会写毛笔字。遵循传统书法的书写规则,老人从红纸右侧开始,从上至下写了自己的繁体名字。

  仅写自己的名字大概不足以全然释放那份挥毫泼墨的豪情,快过年了,老人又爽快地写了两个“福”字,作为新年祝福。

  张学礼的三女儿张院说,父亲每天的生活像时钟一样规律:每天早上7点左右起床,起床后喝一杯茶,一日三餐正常。白天和家里人聊天、看电视,上午下午分别小睡一会儿。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爱喝茶,不沾烟酒。

  回忆过往岁月,张学礼说,他也曾蓄过清朝的长辫子,后来进入,咔嚓一剪刀,辫子就剪了。那时去私塾上学,学的就是“四书”“五经”,虽然现在岁数大了,好多东西都记不住了,却仍能背出《三字经》。

  在女儿眼里,张学礼老人一直是村里的老好人,乐于助人,乐善好施,没跟任何人红过脸,别人开口求帮忙,他从不拒绝。

  “有一年,村里要征用我家的一块闲置的宅基地建文化健身广场,我一开始不同意,我爸就反复做我的思想工作,让我不要计较那么多,要多考虑村里的利益。”

  历经清末、、抗日战争、新中国成立,见证了中国百年的风风雨雨,在这位“老寿星”眼里,最满意的日子还要数现在。

  “现在的生活太好了,社会不动荡,大家都安居乐业。逢年过节,县乡领导还来看我,政府每个月还发300块钱养老钱,我高兴得很。”

  经历过战火,挨过难耐的饥饿,受过刺骨的寒冷,117岁的张学礼比任何人都满意现在安逸而平安的生活。

  现如今,老人家里已是五世同堂。三个女儿中,大女儿89岁,二女儿75岁,最小的三女儿也已经73岁,一大家子有六十多口人,要是聚齐了估计整个小院都容纳不下。

  虽然晚辈们都在外工作,一家人难得真的聚齐在一起,但是也总有晚辈经常回来看望他,这让老人每天都很期待。

  眼瞅着就又要过年,张学礼跟往年一样,早早地准备好了压岁钱:“孩子们过年都回来啊,我发红包。”

  据郏县民政部门提供的数据,2017年,郏县被评为“长寿之乡”,目前全县健在的百岁老人有62位,最年长的就是117岁的张学礼老人。